这8个人没能抓住机遇 与亿万富翁失之交臂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11-30 16:22

[摘要]人们无法知道哪家初创公司最后会成功变成市值高达数十亿级别的公司。让黄金机会白白从指缝中溜走是科技员工们每天都会面临的风险。

BI中文站12月1日报道

阿里-费多托斯基(Ali Fedotowsky)当年离开了社交网络Facebook,投身到ABC电视台拍摄婚恋真人秀节目《未婚女子》(Bachelorette)。罗伯特-塞扎尔-马泰伊(Robert Cezar Matei)失去了加盟早期Facebook、移动支付公司Square和照片分享应用Instagram的机会。人们无法知道哪家初创公司最后会成功变成市值高达数十亿级别的公司。让黄金机会白白从指缝中溜走是科技员工们每天都会面临的风险。

有一些人拒绝了高薪诱惑,却依然获得了成功,例如Instagram联合创始人凯文-西斯特罗姆(Kevin Systrom)就是典型的例子。但是,也有一些人为失去大好计划而抱憾终身。下面这些硅谷科技员工就错失了在Facebook和Instagram等公司赚大钱的好机会。

1. Instagram希望阿曼达-威克斯蒂德(Amanda Wixted)成为它的首批员工之一,但是她却只想呆在Zynga社交游戏公司。

首先,我们必须指出,阿曼达实际上算得上是非常成功的。她作为早期员工加入Zynga公司,而且一直待到了该公司IPO。但是,如果她在2010年果断跳槽到Instagram公司,她可能要多赚好几百万美元。

在2012年,阿曼达在问答网站上撰文谈到了自己错失的这次机会:

“在2010年6月,迈克和凯文刚刚开始打造他们的移动网络应用程序Burbn。而在当时,我已是Zynga公司移动团队的首席工程师。迈克跟我联系,要求我作为首批员工加入他们的团队。我们见了面,他们向我谈到了他们的未来设想:把Burbn打造成一个照片分享移动应用。”

“这是一个很棒的团队,但是我对于照片分享应用提不起兴趣。我当时觉得,事实上我现在也感觉,我需要做一些更复杂的事情。因此,我留在了游戏行业。当然,我现在后悔得想踢我自己。我总是后知后觉。”

阿曼达后来创立了Meteor Grove Software公司,并担任电子学习应用Homer的首席技术官。

2. 费多托斯基离开Facebook,成为ABC电视台婚恋真人秀节目《未婚女子》的女主。可惜的是,她和她选择的婚恋对象并未修成正果。

在2009年,费多托斯基面临一个两难的选择:她是《未婚女子》婚恋真人秀节目的选手,而且正在与飞行员捷克-帕维卡(Jake Palveka)拍拖。最后,她流着眼泪离开了帕维卡,回到了Facebook工作。费多托斯基用休假时间拍摄了这个真人秀节目。

当ABC电视台再次提出让她参加《未婚女子》真人秀节目的时候,费多托斯基辞去了她在Facebook的销售代表工作。她在2020年3月离开,两年后,Facebook成功上市,让很多员工变成了百万富翁。

在节目播出后,费多托斯基与对手罗伯托-马丁内斯(Roberto Martinez)之间的恋情也很快结束,而Facebook也没有重新雇用她。后来,她到NBC广播公司的《1st Look》节目中当起了主持人。

现在,费多托斯基嫁给了一名电视和广播主持人,而且撰写了一个名为Ali Luvs的博文。

3. 在2011年,朱利安-塔戈夫斯基(Julian Targowski)得到一个在Instagram工作的机会,但是他拒绝了。相反,他创办了自己的初创公司。

在2011年10月,朱利安得到了一个在Instagram工作的机会,但是他选择了拒绝。他说,他当时对这个工作并不感兴趣,因为他非常忠于自己的团队。

“我从不后悔任何事情。”他在Quora网站上说,“当这种事情发生的时候,你会了解到你自己的很多事情,例如你满意自己的现状吗?你的工作有多努力?你想在未来几年取得什么成绩?等等。”

后来,朱利安创办了一家名为DailyBooth的初创公司。在2012年,这家公司被在线旅游房屋租赁服务公司Airbnb收购。

4. 萨希尔-拉文吉亚(Sahil Lavingia)在Pinterest工作不到一年就离开了,他的股权也没了。

在2012年,19岁的萨希尔创办了一家支付初创公司Gumroad。但是,为了全力经营Gumroad公司,他不得不辞去他当时的职务——Pinterest公司的第二号员工。

而且,他在该公司工作的时间还差一个月就满一年,但是他却没有等到一年就匆忙辞职了。这意味着,他无法拿到Pinterest公司授予给他的股权。

也许在未来,他能够靠着Gumroad获得成功。但是现在,Pinterest公司的市值已达到了大约120亿美元。

5. 罗伯特-塞扎尔-马泰伊(Robert Cezar Matei)本来有机会加入Instagram的创始团队,但是他选择了离开,加入了Quora网站。

事实上,罗伯特失去了好几个黄金机会。首先,他当年拒绝了为Facebook工作的机会,决定继续留在斯坦福大学念书。然后,他又拒绝了Square提供的工作机会。

但是,他最错误的决定可能是拒绝Instagram。Instagram给他提供了一份工作,让他成为该公司的第二个工程师。而且,该公司才刚刚聘用第一名工程师。

“当我决定下一步何去何从的时候,他们让我用他们的API(应用程序编程接口)打造了一个跟踪推荐算法。在我做出来后,他们很喜欢。”他在Quora网站上写道,“我们谈到了他们的愿景目标。我们在凌晨1点钟还在喝清酒。凯文写了一封暖心的信,并分享了一些经历和照片。他招聘每个人的时候都会这样做。我很感动。”

但是最后,罗伯特还是选择去了Quora网站,负责产品和发展方面的事务。

他表示,他更喜欢Quora的愿景目标和当前的职位。

“如果你在硅谷待上一段时间,你就会错过很多机会。”他写道,“这些都无所谓了。回头过来看,机会似乎都很近。而且,我还有一百万种方式让我的生活变得更糟。”

6. 扎克伯格的大学室友、FaceMash联合创始人乔-格林(Joe Green)放弃了加入Facebook创始团队。

当乔在哈佛大学念书的时候,他是马克-扎克伯格的室友。他们一起创办了FaceMash网站,结果还惹来了不少麻烦。

乔的父亲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一名教授。他警告乔不要再与扎克伯格合作。因此,当扎克伯格邀请他负责Facebook的企业业务时,他拒绝了。乔估计,这个职位能够让他获得该公司大约3%或4%的股份,这就相当于大约30亿美元。

然而,他因为担任Facebook的顾问依然获得了一些股份。后来,他还与人联合创立了Causes和NationBuilder公司,并获得了一些早期Facebook员工的支持。

乔还担任投资机构FWD.us的总裁和风投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的常驻企业家。现在,他还是Causes公司的常务董事。

7. 乔-杰克森(Joe Jackson)当年也拒绝了加入Facebook的创始团队。相反,他到摩根大通去实习了。

当Facebook开始起飞的时候,扎克伯格在帕罗奥图租了一个房子。他邀请大学同学杰克森跟他一起工作。

但是,杰克森没有来,而是跑到纽约在摩根大通实习。

“我完全错过了这次机会。”他说,“我当时没有想过,‘这可能是我致富出名的好机会。’我当时的想法是,‘这是要在帕罗奥图工作,和一群小屁孩共住一个房子,为一家不知道有没有明天的初创公司工作。’”

8. 约书亚-因肯布兰特(Joshua Inkenbrandt)拒绝了Instagram的工作,变成了图片分享社交网站Pinterest公司的一名工程师。

约书亚选择了Pinterest,而不是Instagram。在他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Pinterest还远远没有达到它今年的120亿美元估值。

约书亚在Quora网站写道:

“我选了在Pinterest公司而不是Instagram公司工作。这并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因为我真的很喜欢Instagram及其创始人。我选择Pinterest的原因我不会对任何人讲,但是我想说的是我不后悔我的决定。”

在2016年,约书亚离开了Pinterest公司,并与人联合创立了一款名为Clutch的应用程序,用于分享视频游戏。

但是,下面这些人拒绝了Facebook,最后仍然成为了亿万富翁。

凯文拒绝了Facebook,后来将自己的公司Instagram作价10亿美元卖给了扎克伯格。

迈克-阿博特(Mike Abbott)拒绝了Facebook的工作机会,后来成了Twitter的工程负责人。

史蒂夫-陈(Steve Chen)为Facebook工作了几个月,然后辞职创办了视频网站YouTube,后来他将这个网站作价16亿美元卖给了谷歌。(腾讯科技编译/乐学)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