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诺奖得主高徒点评: 研究气候的经济学家凭啥拿奖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10-08 13:29

【独家】诺奖得主高徒点评: 研究气候的经济学家凭啥拿奖

2018-10-09 12:51来源:新华日报财经技术/科技/公司

原标题:【独家】诺奖得主高徒点评: 研究气候的经济学家凭啥拿奖

在诺贝尔经济学奖正式宣布以前,今年各大海外赌博公司均把两位获奖者当成大热门,赔率也是远远低于其他候选人,可见他们的获奖在当前的时代背景下是众望所归。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国家把可持续的经济增长置于国家经济战略中较为核心的地位。 但在当今国际背景下,各国如果真的要实现这一发展目标,普遍面临着两个难题。 一个是全球经济增长的普遍放缓趋势,另一个是全球变暖情况日益加剧。

美国经济学家威廉·诺德豪斯

(William D. Nordhaus)

美国经济学家保罗·罗默

(Paul M. Romer)

结合这个背景,诺贝尔经济学奖对于William D. Nordhaus(诺德豪斯)和 Paul M. Romer(罗默)两位教授研究结果的认可是十分及时的,因为他们的研究专门解决了这两个问题。 诺德豪斯主要研究气候变化和全球变暖如何与经济发展相互影响,而罗默则研究知识和创新的生产积累如何能作为长期经济增长的驱动力。他们的研究为减少全球变暖问题提供了非常有用的指导,同时告诉我们,如何将经济发展拔高至一个更快速、更持续的新层面上。

具体而言,我们可以这么理解他们的理论。

William D. Nordhaus(诺德豪斯)将全球变暖带来的影响纳入了传统经济增长的分析之中。诺德豪斯率先提出了综合评估模型(IAM)。 这种定量模型整合了物理、化学和经济领域相关的理论和实证结果,描述了经济与全球气候之间的相互作用。 他的模型非常有助于研究气候政策,例如,碳税对经济社会带来的效果和影响。

Paul M. Romer则是内生增长理论的泰斗。 在早期的经济增长模型中,技术进步一直被认为是市场外生动力来推动发展。但罗默却一反常态地展示了经济市场内部自我创造开发新商品和服务的可能性。进一步,他还证明了这种内生的技术变革将影响经济增长,并指出哪些必要的政策能有效发挥这一内生经济增长动力的作用。

他们的理论对于中国的经济发展以及金融市场的投资决策有一系列的指导意义。

首先,他们的研究能够帮助我们评估出,如何在经济发展和碳排放带来的环境污染中取得一个平衡,以此获得长期可持续的发展。一味追求经济高速发展,会导致碳排放飞速增长,从而产生大量本地污染以及导致全球气候变暖的进一步恶化。但是过于关注环保问题,而严格限制工业企业的生产,也会导致经济放缓,普通人的收入下降乃至失业,影响普通人的生活,甚至造成经济和社会的动荡。因此如何在环保和发展中获得一个平衡,以保障稳健的可持续发展,至关重要。第二,他们的研究指出了科学技术研发以及知识产权保护对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意义,也推动了各国政府从政策的角度支持科学技术研发以及知识产权保护。从工业革命至今,每一轮全球经济高速发展都对应着重大的技术革命,从早年的蒸汽机和织布机的发明,到电力的发明,到最近几十年高科技电子产品以及分子层面的生物医学化学产品的研发,无不推动了主要经济体的高速发展。中国过去改革开发四十年的发展成就,也来源于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第三,从投资的角度,他们的研究可以帮助投资者更好地通过市场和金融工具,来控制气候变暖所带来的投资风险,并且通过市场机制将资金更好地投资于一些企业,这些企业不但能持续盈利,且更能为社会长久发展提供科技知识和产业创新方面的保障。

全球变暖现象一直受到广泛关注,诺德豪斯教授的研究和之前相比,具有跨时代意义。

多年以来,用定性的方法分析,我们可以观察到全球变暖以及极端气候变化带来各种自然灾害,而自然灾害会导致大家的生命财产安全受到损失,所以全球变暖对于经济发展的影响肯定是负面的。但是在诺德豪斯教授提出气候变化综合评估模型以前,并没有任何关于全球变暖以及极端气候变化对于经济影响的定量分析。气象学家们预报天气,我们也可以用定性模型预测自然灾害带来的的经济损失即将发生,但是具体损失多少金额,对于之后的经济发展有多少影响,就需要定量模型的分析了。对于全球各国政府而言,这一模型至关重要。定量的模型可以帮他们预测具体的经济损失,并且实施相应的经济政策,以调节风险带来的经济波动。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美国每年在西部定期发生的大型山火,中部定期发生的龙卷风,以及东部和南部沿海定期发生的飓风。政府不止有相应的防灾救灾措施,也有对于经济影响的相应激励措施以及财政上与之对应的预算。我国也常年受到干旱、洪水、台风以及地震等自然灾害的影响。笔者曾经和农业发展银行合作,研究政策性农业贷款如何降低传统农业地区的经济风险,并帮助他们获得更好的经济发展。该研究也应用了诺德豪斯教授提出的气候变化综合评估模型,以及相应的气候和干旱指数指标。

在当今全球经济发展放缓的大格局下,Romer的研究对我们同样意义非凡。

罗默的研究在当今的时代背景下尤其重要,因为他的内生发展理论能指导我们如何长期获得可持续发展。具体而言,他的理论指出,新的科技成果可以成为经济发展的内生动力。原则上,有效并且成功的研发体系能够产生新的科学技术,而新的科学技术可以帮助企业家开发新的产品。任何时期,在世界的任何角落,领先于潮流的技术最终都可以帮助企业家以及企业家所在的国家和地区获得经济上巨大的成就。以美国为例,1960年到1973年,美国的人均劳动生产力年均增幅高达2.9%,主要来自于晶体管技术的普及;而1995年到2010年,美国的人均劳动生产力年均增幅高达2.7%,则来自于高科技企业芯片技术的大规模发展。

虽然在短期内,这些领先于现有水平的技术和产品不能马上创造巨大的财富,我们在实际生活中也观察到,创新性企业需要较长周期的投资,且在相当长时间内处于亏损状态。但是就长期而言,无论是从社会福利的角度还是企业自身盈利的角度,新的技术和产品都可以创造巨大的财富并促进经济的发展,所以科研的投资永远是不足的,是可以不断加大投入的。

回顾过去几十年,这些获得诺贝尔化学奖、物理学奖以及生理医学奖的研究技术,最终都变成了我们日常生活使用的民用产品。然而,一些领先的科研技术会带来市场的垄断效应,而且前期投入巨大,只有少量企业可以负担,所以以市场角度而言,这一方面也佐证了科研投入不足的问题。最典型的例子是,在生物医药行业中的研发领域,每一个新产品需要数十亿美元的投资,获得独家专利以后,药厂也会在专利期内设定极其高昂的药价。

罗默的研究证明,如果不用法律法规保护专利和知识产权,那么市场上的科技研发肯定会严重不足。尤其在当今全球经济放缓的情况下,用科技研发来促进经济发展尤为重要。所以各国政府需要从政策的角度,更加积极主动地支持新产品新技术的研发,包括税收的激励、政府的补贴以及政府对专利和知识产权的保护。十八大以来,我国也不断完善政策,从监管、金融以及税收等各个角度,积极鼓励创新型企业以及高科技企业的研发投入,也诞生了一批国际领先水平的创新产品。除此以外,罗默的研究也建议,各国政府一方面需给予创新产品足够长时间的保护期,以激励企业的研发热情;与此同时,也不能无限期地支持创新产品的专利保护期,在适当的时候也需要将专利开放给整个社会分享。最典型的例子依然是生物制药行业,毕竟最前沿的药品研发涉及国计民生,如果长时期高价垄断,就会严重影响广大民众的社会福利。

· 作者的话

作者 徐江旻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系助理教授

回顾过去几年的诺贝尔奖得主的学术成就,我们可以看到,得奖者的经典理论大都发表于三四十岁的学术研究高产巅峰期,中间经过几十年的考验,最终获得了诺贝尔奖评审委员会的认可。

虽然发表当时也在学术界造成了一定的轰动,但是诺贝尔奖评审委员会更希望看到,经过时间的沉淀和考验,这些一度领先于潮流的研究能够在日常的经济生活和政策制定的过程中展现出不可替代的作用。

我在博士就读期间,曾受教于多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Eric Maskin教授于2007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他当年负责微观经济学的教学,而他的理论为经典的博弈论、公共选择理论以及为激励机制设计奠定坚实的基础。他日常的教学也深入浅出,总是用简化的数学推导来直观地展现深刻的经济学问题,以激发我们的想象力和独立思考的能力。

我的博士导师Christopher Sims教授于2011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他当年负责教授宏观经济学和计量经济学,我也曾是他的欧洲央行报告课题唯一的助研。由于其统计学功底深厚,所以他的课程对数学和逻辑理解能力上的要求也更高,以至于到学期结束考试的时候,我是多年以来坚持到底的有限几名博士学生之一,也因此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2011年同样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Thomas Sargent教授,当年曾于每周坐小火车来我校帮忙教授宏观经济学课程。他撰写了对博士研究生来说最经典的宏观经济学课本,但是他的课程绝不是简单的照本宣科,其中既有通俗易懂的经济学直觉,又有逻辑严密的经济学证明。

最后要说到的是2015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Angus Deaton教授,他是我的计量经济学老师,也是我在剑桥大学的资深学长。他曾深入访问多个发展中国家,并收集了大量的第一手数据,用以分析消费、贫困与福利问题。他丰富的教学案例和数据资源,帮助学生在发展经济学的背景下很好地理解和应用计量经济学手段。

除此以外,当时任教于普林斯顿经济系的Paul Krugman教授和任教于数学系的John Nash教授也经常参与我们的博士生讨论,并对我们的论文进行悉心指导。很遗憾的是,John Nash教授和他太太在我毕业之后的一年后,在领取Abel数学奖回普林斯顿家中的路上,在新泽西高速上出车祸身故,我们再也没有机会聆听他的教导,也没有机会和他结伴坐小火车去纽约旅行。

以上几位教授研究的领域,一直以来都是学术界的核心热门。而去年的获奖者Richard Thaler教授和今年的获奖者William D. Nordhaus教授在早年分别研究行为金融学和环境经济学,其研究领域在长时间内被认为是冷门方向,冷门的程度甚至影响到他们的论文发表以及终身教授职位的评审。不过在他们的坚持努力之下,行为金融学和环境经济学在过去几十年里的影响不断扩大,最终也获得了学术界和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认可。

我在《Journal of Financial Economics》上发表的论文《Location Choice, Portfolio Choice》就是从行为金融学的角度讨论投资决策。文章使用一种全新的方法,通过投资者的投资持仓,对投资者在不同地域社交网络的强度进行推断。当投资者在某个城市有更强大的社交网络时,他们从社交网络中能得到关于当地公司更准确的信息。因此社交网络越强大,得到当地公司的信息越准确,投资者就更倾向于持有当地公司的股票。通过这一渠道,文章就可以利用投资者的投资持仓数据,以反向推断投资者在不同城市的社交网络的强度以及其对投资回报的影响。

我在《Journal of Econometrics》发表的另一篇论文则主要关注气候经济学。我们研究了食品产业公司(包括农业公司)的股价,关注其是否能有效地反映全球变暖所带来的日益严重的干旱风险。通过使用全球31个国家的PDSI干旱指数和食品产业的上市公司,文章首先指出,国家的长期干旱趋势可以预测该国的食品公司的利润增长。在干旱问题严重的国家,我们发现食品公司的未来利润增长较低,这说明,因全球变暖导致的日益严重的干旱问题,将给这些食品公司的发展带来负面的影响。

作者:

徐江旻,系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系助理教授,本科以最高荣誉毕业于英国剑桥大学,博士毕业于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经济系,师从普林斯顿金融中心创始人Yacine Ait-Sahalia教授,2009年费希尔布莱克奖得主Harrison Hong教授及201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Christopher Sims。其曾在Journal of Financial Economics和Journal of Econometrics等国际顶级经济金融学术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并曾获得中国金融国际年会(CICF)的年度最佳论文奖。他多次应邀在美国金融学年会、欧洲金融学年会、中国金融国际年会以及世界银行总部宣讲论文。

编辑:甘欣宇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