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握人生 逆流而上丨佩特拉科维托娃的故事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7-06 13:12

把握人生 逆流而上丨佩特拉科维托娃的故事

2018-07-07 10:09来源:网球之家科维托娃

原标题:把握人生 逆流而上丨佩特拉科维托娃的故事

握拍是科维托娃比赛技术组合中最少见的元素,科维托娃比赛的实质在于她的控制力和精确性。她握住网球拍的圆形八角形手柄,以此决定球拍面的角度,这反过来又决定了球拍的速度,旋转和轨迹。球迷的眼睛自然而然地追随着科维托娃的击球、她的脚步、她伸展的双臂和她的面部表情。然而,科维托娃那极具优势、遍布老茧,从童年时期开始就训练得如同格子藤一样的持拍手才是她力量的根源。

现在,想象一下当时的科维托娃,自我防卫的肾上激素上升,然后以自己两次温网夺冠的力量,握住袭击者架在她喉咙处的刀刃,并用力将它拉开。刀片深深地扎进科维托娃的左手。

今年四月底,离受袭事件过去约一年半,科维托娃在比赛中做出了弯曲手指的动作,证明她不能再像从前一样紧握拳头庆祝胜利了。她纤长的手指蜷缩在手掌内,在中间留下了一小块空间,好像她正托住什么易碎品。这些伤疤很薄很微弱,但有时候仍旧令她把弄起物品时显得笨手笨脚。

在WTA布拉格公开赛首场比赛开打之前,科维托娃感到轻松和感恩。去年,她只能坐在观众席上看比赛,那时候她还没有准备好在实战中检测一下左手的恢复情况。市中心洲际大酒店的休息室里播放着一曲轻快的爵士乐,科维托娃正在享用一块巧克力蛋糕和一杯豆奶卡布奇诺。

28岁的科维托娃说,“一年内排名重新回到前十对我来说有点不可思议。我真的没有想到是这样的结果。但是,上个赛季结束之后,我感觉正常多了。跟WTA其他女孩子一样,同时开启新的赛季,在休赛季做好准备,一切都一样。所以,我感觉正常多了”。

在警方的要求下,科维托娃从未透露过2016年12月20日发生在她公寓内那起受袭案的细节。无论如何,她都不想重新回想那个时刻。科维托娃的处理方式很重要,这也解释了她是如何创造出一个非凡的新常态。

第二天早上,科维托娃在全场观众的支持下收获布拉格赛开门红。买不到票进不了球场的球迷们透过围栏和挡风玻璃希望能够看一眼出现在中心球场的科维托娃。科维托娃赢下了接下去的四场比赛并成功夺冠,接着又问鼎马德里公开赛,她在巴黎赢下了法网前两轮的比赛,最终在第三轮比赛中失利,结束自己的红土13连胜。

三周之后,科维托娃在英国的伯明翰成功实现卫冕,这是回归之后她赢下的第六座冠军奖杯,也是本赛季的第五冠。现在,科维托娃的世界排名为第八,她已经牢牢占据第三次捧起玫瑰露水盘的优势位置。

温布尔登中心球场的绿茵草地从未远离过她的脑海。手术历时四小时,第二天,当她的主刀医生拉德科•凯布雷来看她的时候,科维托娃问的第一件事就是,“医生,我还可以去温布尔登参赛吗?”。

凯布雷后来说,“那个时候我在想‘你真的是疯了’”,他小声地说出这个字眼。“你的伤情很严重,我们谈论的是如果这件事发生在我身上,我还能否自己刷牙,自己做其他事情,我的手还能用不;但你想问的却是……当然了,我能够理解。然后我告诉她,我们会努力让你能够去温布尔登参赛的”。

但凯布雷并没有掩饰真相。他告诉科维托娃,她有百分之十的可能性重回顶尖选手行列。恢复过程很慢也很艰难,他需要科维托娃集中全部精力并全力配合。

直到凯布雷走后,科维托娃才开始哭起来。然后她抓住凯布雷递给她的救命稻草,再也不松开了。

当科维托娃当选为2010年WTA年度最佳新人时,她尚且还是个无名小卒。仅仅数月之后,她击败了玛利亚•莎拉波娃问鼎2011年的温布尔登公开赛女单冠军。她儿时的偶像,出生于捷克,同样也是左手将的网坛传奇纳芙拉蒂诺娃在看台上为科维托娃鼓掌喝彩。

事实上,相比起很多同侪,科维托娃早期的职业生涯甚少人关注。西方记者费劲地发出科维托娃的姓氏“科维托娃”这三个字母中的辅音,而不是读成“卡维托娃”;以及开始了解科维托娃鲜为人知的背后故事。

从捷克首都布拉格前往科维托娃的故乡富尔内克(人口约6000人)需要经过捷克那时刻拥堵的高速路段,驱车约三个多小时。一座城堡坐落在富尔内克的一处山丘上,俯视着一个小型的商业区,商业区内有一家家用电器公司,科维托娃的妈妈帕芙拉曾在这家公司的采购部门工作。科维托娃的爸爸尤里是一名退休教师。闲暇时,尤里和他的两个儿子,小尤里和利博尔,以及比他们年纪小很多的妹妹一起在镇上的红土网球场打球。

科维托娃的父母坐在去年新建成的两层楼高的俱乐部的厨房里,俱乐部俯瞰着四片红土网球场,这是科维托娃捐钱建成的,她年少时赢得的奖杯就摆放在橱柜的顶部。你很容易发现科维托娃父亲的激情和母亲的淡定在科维托娃身上很好地合二为一。

科维托娃很快出落得身材修长,且极具网球天赋,但是,她的父母没有经济能力,也没有意向送她去进一步雕琢自己的天赋。科维托娃还是以学业为重,学业之余,有时候她每天能够打上一个小时的网球。16岁之前的科维托娃已显现出突出的能力,被普罗斯捷约夫网球中心相中。普网中心离富尔内克约一小时车程。

尤里•科维塔身材高大,头发花白,和他的女儿一样,尤里为人幽默,喜欢自嘲。通过译员,我们主要和尤里交流,尤里妻子的棕色双眸看上去十分镇静,她会适时地补充一些细节。

尤里说,“当孩子离开时十分不好受,直到16岁之后,她才偶尔去普网中心训练,17岁时她才留在普罗斯捷约夫”。他们坚持要求科维托娃通过自学完成高中最后一年的学业,哪怕她已经开始四处远行参加比赛。多年以后,在受袭案发生之后那段不稳定的恢复期间,科维托娃重拾学业,报读了一门大学课程。

科维托娃在普罗斯捷约夫迅速成长起来,很多杰出的捷克网球运动员都是在这里从少年过渡到青年。普网中心有一座带有开合顶棚的体育场,很多片户外网球场,一个健身房,几栋运动员宿舍和一家餐厅。普网中心也是科维托娃早期的赞助人,捷克商人米罗斯拉夫•切诺塞克所经营的网球事业的一部分,切诺塞克还是布拉格公开赛的老板。

21岁那年,科维托娃以一记再见ACE在温布尔登公开赛决赛中击败玛利亚•莎拉波娃。那时候,科维托娃还不能习惯自己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尤其是当她必须对着麦克风讲话时。颁奖典礼上,科维托娃的声音有些颤抖。在冠军舞会上,当科维托娃不得不说上几句话时,她努力描述自己在赛点时的内心感受,“我现在有机会了,你不知道还有没有更多的机会,所以现在得抓住它,我做到了”。

凯蒂•斯佩尔曼当时就职于WTA通讯部,她在一旁看着、听着我们的采访。她见过科维托娃和捷克媒体互动,知道她很爱开玩笑。2012年,当斯佩尔曼成为科维托娃的公关经纪人时,她们开始着眼于弥合语言隔阂。斯佩尔曼给了科维托娃一本儿童读物,《秘密花园》,帮助科维托娃扩充词汇量;以及莎拉波娃和费德勒的赛后新闻发布会文稿。

在2014年再度捧得玫瑰露水盘之前,科维托娃已经能够更流利、更精确地用英文表达自己的想法;现在的科维托娃还经常俏皮地用上一些英语习语。今年春天,当科维托娃被问到“在红土上发挥不错的关键是什么”时,科维托娃回答,“很难说,如果我知道关键是什么,那我一定会将它派上用场”。

现在,当科维托娃出现在公共场合时,她已经能够很好地适应自己成为名人的事实。科维托娃身高六英尺,一头时髦蓬松的金发,当她比赛时,她会把头发编成一条厚厚的马尾辫甩在后面;她那淡然的蓝色双眸有着一种令人不安的穿透性。

科维托娃的父亲告诉前去富尔内克的记者们说,他想让大家知道,他和他的妻子不是那种“傲慢,自视甚高”的人。当科维托娃第一次捧起玫瑰露水盘时,她的父亲难以控制自己的泪水和面部表情,而他的妻子帕芙拉则平静地朝着女儿笑了笑。

回忆起当他得知科维托娃受袭的那个早上,科维托娃父亲的神色变了,他很痛苦,“太可怕了”,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当我们跟她说‘生日快乐’,祝你好运,祝你健康时,这对我们来说,真的不再是陈词滥调”。

科维托娃的内心依旧保留着家乡小镇人民的那种谦和礼让,当我们在洲际大酒店的咖啡时间趋于尾声时,科维托娃主动要求由她买单(然后被拒绝),坚持付款成功后,科维托娃起身离开,她不想耽误记者们的时间。

受袭案发生之后,WTA的其他球员们纷纷在推特上表达对科维托娃的慰问,她还收到了很多鼓励她的短信。过去七年有六年的时间里,科维托娃被她们票选为WTA巡回赛最具体育精神的运动员,以表彰她在场上场下的翩翩风度。今年六月,世界第一西蒙娜•哈勒普在罗兰加洛斯实现突破,问鼎法网女单冠军。此前哈勒普曾三次打入大满贯决赛,皆铩羽而归。赛后哈勒普透露,科维托娃给她发了短信鼓励她,“她告诉我,冠军总会来的,我需要继续努力”。

人们向科维托娃展示出的友好与善意使18个月前发生的那起事故看上去更不可思议。

12月的那个清晨,科维托娃租了辆车,独自一人坐在车后座;从普罗斯捷约夫到布拉格北部一家专科医院145英里的距离显得冗长乏味。在医院里,捷克最著名的手外科医生凯布雷正在等着科维托娃。科维托娃并没有沉湎于“这件事为什么发生在我身上呢”,她的脑海只有一个问题,“现在该怎么办”。

在普罗斯捷约夫当地的一家医院里,医生对科维托娃的伤口进行消毒和冷敷包扎。她和哥哥小尤里回到公寓里收拾了一些个人用品和为家人购买的圣诞礼物。关上门的那一刻,科维托娃决定再也不会回来了。

科维托娃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绪,她必须这么做。她联系了切诺塞克,当天她本来要和他一起参加一个慈善活动。切诺塞克为她安排了她当时乘坐的车,以及手术后在她的病房外安置了安保人员。还有其他人也需要知道这件事情。她是名人,消息很快就快疯传。她单手拨打电话、编辑短信、发送语音信息。她的手伤痕累累,但她的头脑保持清醒。

美国东部时间早上4点59分,科维托娃联系了她在IMG公司的经纪人马里恩•巴尔;她哭着告诉巴尔她不能去参加下个月开赛的澳大利亚公开赛了。巴尔以为她指的是之前被诊断出来的右脚应力性骨折。他告诉科维托娃,没问题,会好起来的。不,她告诉巴尔,出事了。

科维托娃将事情告知了在佛罗里达州的巴尔、多伦多的斯佩尔曼和布拉格的捷克网球发言人凯尔。她告诉他们自己想怎么做。他们对外发布了科维托娃帮忙起草的声明,声明里这么描述她,“受到惊吓”但意志坚定。她希望结束手术后可以尽快跟媒体交代这件事,这样她能够平静地跟家人度过圣诞假期。她的体能师大卫•维德拉和她的好朋友,著名双打好手露西•赫拉德卡来医院看她。她告诉其他人尽量待在家里,她没事。

“我见过科维托娃是如何处理紧张情绪的,那种紧张会让其他人在黑暗中瑟瑟发抖”,斯佩尔曼说道,“2014年温网,在和布沙尔的决赛前,科维托娃非常紧张。然后她直落两盘取胜。大家都看到她是如何做到的”。

“我想,冠军能够处理在赛场上经历的所有情绪,跟着自己的节奏走。这是很多球员学到的重要一课。她能够把所学用到实践中去。她具备领导气质,其他人会跟随着她的引领”。

科维托娃抵达医院20分钟后,在手术室里,凯布雷认真检查了她的伤口。刀伤对科维托娃左手的食指造成最严重的创伤,刀刃直戳到骨头处,骨头的最后一个关节处出现松动。五指的七个屈肌腱是使手具有抓握能力的关键,它们也被切断了。五指指尖分裂,如同松开的橡皮筋一样。她的拇指和食指的尺指背神经必须进行修复,但无法保证它们能够恢复知觉。

凯布雷花费了很长时间使用了可溶缝合材料处理科维托娃左手上的多个切口,他在科维托娃那几乎被割断的手指上插进了缝合针。凯布雷为其他的网球运动员治疗过各种手部伤病,所以他非常清楚哪些地方最容易出现水泡和硬结,哪些地方的伤疤组织又最容易出现问题,他努力尽量不要在科维托娃的手上留下这些问题。

当晚,凯布雷彻夜无眠。

“我知道我的病人是谁,我知道她有什么需求,我也知道她处于无法回归赛场的危险之中”,凯布雷说道。凯布雷行医20年,是手外科领域一名富有经验的专家。凯布雷有着一头蓬松的头发,神色亲和,坦诚直率。“我处境艰难,因为如果最后科维托娃没能回到赛场上,所以人都会想到是我,是我终结了佩特拉•科维托娃的职业生涯”。

“麻烦在于,你得治疗伤口,但从第二天、第三天开始你得尝试运动手指;你必须尝试移动肌腱,但又不能拉到它,它才不会断裂。伤口需要得到休息才能痊愈,但你又得让它稍稍运动,这很矛盾”。

术后第二天,科维托娃将右手指尖放在左手手指上,慢慢地开始进行按压。

即使深受痛苦的折磨,科维托娃身体方面的恢复情况相对顺利。她有不少夹板,一些用于帮助伸展受损的手指,一些用于帮助弯曲手指。她极度渴望再次拿起球拍,哪怕她并不能完全感受到它,哪怕她得像初级班的小孩子们一样先从泡泡球打起。

间歇性的回忆和焦虑心理才是更大的问题。她接受一名心理教练的辅导,教练鼓励她将心思放到每一天、每一周所取得的小成就上,把注意力转移到侄子侄女欢乐的笑脸上。

但是,有一些情况科维托娃不得不自己应付处理。手术后第三周,她在一辆健身脚踏车训练后走进了斯巴达布拉格俱乐部一间空荡荡的淋浴室,极度谨慎地观察着周边的环境。“我并没有想太多过去的事情”,科维托娃怀着极大的热情说道,“我对此感到开心”。几个月之后,她在布拉格租下一间公寓。

这并不是科维托娃对自己2017年赛季的展望,这一年,她本希望重塑动力,冲击自己的第三个大满贯。

科维托娃的发球、强势的正手、技术的多变性和适时性在世界网坛数一数二。但在第二次问鼎温布尔登公开赛之后,科维托娃有时候很难维持自己高风险打法所必需的强度。她的绰号是“三盘科维托娃”,指的是她经常在比赛中鏖战三盘逆转取胜,而她本可以避免陷入这种麻烦。

2016年赛季初期,科维托娃更换了教练;接着,她和未婚夫——职业冰球运动员拉德科•梅德尔解除婚约。梅德尔是继网球运动员亚当•帕夫拉塞克和拉德科•斯泰潘内克之后,科维托娃所交往的最后一位颇具知名度的男友。就在受袭案发生前不久,科维托娃刚刚聘请了已经退役的职业网球运动员尤里•瓦内克为自己的新教练,瓦内克回忆道,“她告诉我,我想要成为世界第一,我想要再拿一个大满贯,我想实现它们,这是我内心的真实想法”。科维托娃的雄心大志让瓦内克印象深刻,但随后科维托娃被诊断出应力性骨折让她暂时放下球拍。他们甚至都还没来得及进行一次正式的训练,这起严重的受袭事件就把他们推向危机之中。

“我没法独自待着”,科维托娃说道,她的声音微微颤抖,“说实话,我需要帮助,尽管我很独立,但突然之间我无能为力”。

科维托娃害怕独自一人外出,她的手被绷带固定着,这样她开不了车,她并不想请保镖。“我是一个重视隐私也很安静的人”,她说道,“如果我要求一个人带我出去吃饭,然后他坐在离我三张桌子那么远的地方,这实在太槽糕了”。于是,她的教练成了她的保镖。她搬去布拉格和瓦内克一家一起生活。瓦内克和科维托娃的体能师大卫•维德拉轮流开车带她到主刀医生凯布雷的诊所。

肌肉发达、性格活跃的大卫•维德拉过去曾是一名铁人三项运动员。提起那段日子,维德拉有些哽咽。“第一个问题是,她还能再打网球吗?”,他通过翻译这么说道。“我说我百分之百确定她可以的。她相信我,她做到了,她重新回来了”。他告诉科维托娃,他说的一切都是有依据的,因为他自己就是从脑动脉瘤中幸存下来的。“我知道,即使你跟死人一样麻木没有知觉,深感无能为力,但如果你头脑清醒、意志坚定,你能够强迫自己重新站起来去奋斗”。

三个月过去后,科维托娃被允许重新拿起球拍。在接下去几周的时间里,她通过握住熟悉的拍柄来重拾握拍的感觉。

在格勒诺布尔一家诊所里,法国手外科专家多米尼克•托马斯为科维托娃进行了两次强电激治疗,以加速左手的痊愈速度。科维托娃变得越来越乐观,但同时也更容易犯错。她过度地活动了左手,结果又出现肿胀隆起。凯布雷很担心她左手食指的情况。如果疤痕组织使得食指活动不了,那么凯布雷得再对科维托娃进行一次手术,一切又将回到几周前。

有一天,科维托娃听到自己手指的关节咔哒一声响,发现她的手指可以弯曲了。凯布雷告诉她最严重的黏连已经消失了,凯布雷确定,现在最好的治疗手段就是重新拿起球拍。“从她开始打网球起,你会发现每一周,左手的情况都在改善,它开始能够像普通手一样进行工作了”。

科维托娃前往加纳利群岛和摩纳哥进行训练,她左手的恢复情况被严格保密。她给医生和经纪人发了自己训练的视频。有一天,科维托娃给他们发了一张照片,庆祝自己在球场外取得的小小胜利,照片上写着,“我能举起酒杯了”。

“一路走来,她一直这么说,‘这是一次挑战,我喜欢挑战’”,斯佩尔曼告诉我们,“也许没有其他东西能够给她这种动力了,如果这是一种伤害。伤害给了她内在的力量去证明她能够挑战成功”。

到了2017年4月中旬,科维托娃决定她将前往罗兰加洛斯参加法国网球公开赛,这比之前医生的推测要早了一个月。在巴黎的一间访谈室内,科维托娃正式复出。事先她和斯佩尔曼就访谈进行了一次彩排,预测记者可能会问到的问题,商讨一下如果访谈过程中自己哭了该怎么办?天花板上的灯光让她有些出汗,但她并没有退缩或者崩溃,“我觉得网球被夺走了,这不是我自己的决定”,科维托娃说,“突然之间,我无法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现在我看问题的角度稍微不同。所以,我很开心自己重新回到这里”。

同行们欢迎科维托娃的归来,态度十分友善;但是,他们不知道该如何作出回应,于是悄悄地看着她的手。科维托娃能够理解。“我感觉人们非常开心看到我能够回来,”她说道,“有时候我感到他们有些好奇我的手,但并没有问什么。他们有点不自在,但是我想如果我是他们我也会有同样的反应”。

只有当时在欧洲体育频道担任赛事解说员的鲍里斯•贝克尔直截了当地问了她的情况。科维托娃惟妙惟肖地模仿着贝克尔的声音,“佩特拉,让我看看你的手”,她转过身向贝克尔摊开自己的手掌,他长呼了一口气说道,“好的”。科维托娃走进中央球场,她把指甲涂成明亮的鲜红色。科维托娃赢下了法网第一轮的比赛。尽管最终止步第二轮,但她已经过了最难的一关。

接下去的六月底,科维托娃克服重重困难,赢下了伯明翰草地赛冠军。当她在决赛中击败巴蒂时,她看起来甚至都没有感到惊讶,尽管她后来说自己难以置信。捧杯后,她走向了看台边上的瓦内克和维德拉,用捷克语问他们“这正常吗?”,这是科维托娃团队内部的一个小玩笑,也表明他们对一切的确无从知晓。

伯明翰夺冠之后,科维托娃止步温网第二轮,但在美网杀入八强,这令她深受鼓舞。四分之一决赛中,她和大威廉姆斯鏖战三盘,旗鼓相当。

2017年12月,也就是受袭事件发生后的一年,在“年度捷克人物”照片展中,一家捷克出版社展出科维托娃和她医生的合影。科维托娃一袭红色礼服,光彩照人,她的医生凯布雷绅士地亲吻着他修复好的左手。这张照片讲述着一个正走向幸福结局的故事,但仍缺失一个关键部分。

根据科维托娃的描述,警方很快发布了嫌疑人的模拟画像。嫌疑人年约30岁。捷克媒体披露了一些细节。这栋五层楼高的公寓门口并没有写着科维托娃的名字,没人知道这位身家数百万美元的网球运动员就住在这栋外表朴素的公寓楼内。袭击者伪装成一名设备工人进入公寓内,他在浴室里袭击了科维托娃并抢走了几百美元现金。

警方将这起袭击案定性为随机作案,但一个月后,一名警方发言人在一份英文报道中使用了“敲诈勒索”一词。根据捷克刑法,这个词意味着强迫、暴力行为。如果造成受害者严重的身体损害,施暴者可能被判处更高的刑罚。

在语义含糊和信息不足的情况下,外界议论蜂起,随着科维托娃成功地重回赛场,一时间,传言甚嚣尘上。这位捷克最著名的运动员真的可能是一起随机作案的受害者吗?她的伤情真的有那么严重吗?捷克警方的调查是否真的毫无建树?

凯布雷接到同事们的电话,询问这是否为保险诈骗行为。凯布雷很清楚科维托娃伤口的性质。“伤口的形成表明这是一种防御性伤害,这是一种生物反应。舍小为大,我失去了我的手,但我活下来了”,2017年8月,沮丧的科维托娃决定在美国公开赛之前对外公开自己左手手术前后的对比照片。

案件仍无进展,直到11月,警方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尽管警方已经进行了数百次的明察暗访以及重赏线索提供者,但案件目前仍旧没有取得新的突破,这起案件已被搁置。

今年春天,面对ESPN对案件进展的咨询,捷克警方竭力避免作出明确的回答。普罗斯捷约夫警局一名忙碌但态度客气的接待员打来电话,解释目前警方对案情进展情况进行封锁。我们向附近的奥洛穆茨地方政府发送的电子咨询邮件也得到了相同的回复。

但幕后其实有动静。根据近期捷克媒体的报道,年初,一个专门负责侦查疑案旧案的部门接管了这起案子。五月底,在法国网球公开赛开赛前夕,警方拘留了一名身份不明的男性。捷克媒体报道该男子有袭击老人的案底,系团伙作案。科维托娃最先是通过照片指认了嫌疑人,接着,当她结束法网比赛回到捷克后,她在一众嫌疑犯中现场指认该名男性嫌疑人。

警方逮捕嫌疑人的消息公布后,科维托娃表示,“我想,等到这件事情全部了结了,我也就解放了。当然,目前为止,这是好事,但是,就像你在比赛中一样,你得再拿下一局才能赢下比赛,或者你现在手握着赛点,离胜利很接近,但还有路要走。这就是我目前的感受”。

捷克法律赋予当地警方在调查期间拘留嫌疑人、结束听证会和封锁消息等问题上相当的自由。根据当局发布的最新声明,对嫌疑人的具体指控将在7月底公布。

科维托娃仍旧不愿意详述案件细节或者讨论案件的法律问题,她表示,一旦时机成熟,她不会害怕向大众详述案件。“我想我可以,但目前应警方的要求,我不能透露更多”,今年春天,科维托娃在布拉格这么说道。“也许以后我可以告诉大家是怎么一回事,我没有什么要隐瞒的”。

刀伤给科维托娃的左手留下的麻木感可能永远不会完全消除。她已经学会了用右手握拳来庆祝胜利。休息的时候,科维托娃有时候会用右手揉一揉左手手指,试图让自己的双手更灵活。

“在我看来,左手的情况并没有改善很多,但我对它的现状挺满意的”,科维托娃在5月份罗兰加洛斯比赛结束后如此说道。这就是科维托娃的新常态。这可以追溯到她从普罗斯捷约夫到布拉格的那段漫长的车程,在她的职业生涯陷入困境时,她把握住力所能及的事情,而不是可能失去的东西。

温网开赛在即,今年,仅仅前往温布尔登参赛对科维托娃来说是不够的,尤其是她在这个赛季已取得了38胜7负的成绩的情况下,她在硬地、红土和草地三大赛场均有冠军入账,这很好地提高了科维托娃对自己的新期待。

“我有点儿惊讶自己是怎么做到的”,她说道,“很明显,我是一个很正能量的人,但在这种情况下保持积极的心态很不一样。当你输了比赛,你还可以继续对下周的比赛持积极心态,但是,在我还不知道自己能否保住五指,赶往医院的时候,保持积极的心态并不容易。当然,我也不想去思考它会有多槽糕”。

科维托娃希望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不要在任何人身上重演,但手上那些暂时束缚她的疤痕组织也让她有一个深刻的认识。医生挽救了她的手,但放松伤口处的黏连和征服将自己拉回过去的恐惧感却源自她内心的力量。这种力量使她的左手能够为网球而战,也能为保住左手本身而战。这一切都源于一个坚定而虔诚的信念:没有人能够将科维托娃和她挚爱的网球事业分开。(来源:网球之家 原作:ESPN 翻译:闿临)

编者按:这是ESPN网站在温网开赛前几天发布的一篇专栏长文,在我差不多翻译完全文时,佩特拉·科维托娃就在温网爆冷首轮出局,虽然遗憾,但温布尔登的11年历程既见证过她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拼劲,也感受到她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压力。不管前路如何,不管是否还能看到你在温布尔登再次捧起玫瑰露水盘,还是要说一句POJD, Petra!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